遇到酸民怎麼辦

遇到酸民怎麼辦?

深度剖析他們脆弱的內心


建議先看目錄

前言:為什麼會有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雖然標題看起來像是研究分析報告,但比較大比例會放在紀錄自己發生的事情,這大概是我的網站經營之路,第一次讓我瀕臨崩潰的酸民事件吧。

不過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心情已平復許多,謝謝這段日子前來慰問的夥伴、粉絲們,現在面對這一切,已經坦然許多,心理素質更上一層。

一切風波過後,我冷靜後思考,可恨之人總是有可憐之處,也為了那些正飽受酸民所苦的人們,我對酸民進行了較深入的研究,並將紀錄在這篇文章中。

雖然面對這種事情,大部分人感性居多,尤其對於剛踏上這條路的創作者,總是容易受傷。而放下情緒,讓我們用理性的層面來探討,也許就不會那麼痛了吧。

註1 :本篇內容紀錄於 2019 年,主要是想將事情發生當下的心境完整紀錄下來,所以內容中的心境與想法,不見得與目前的我相同。

註 2:本篇文章前半段會先分享自己遭受酸民攻擊的故事,後半部才會用比較理性的態度來探討酸民,想跳過故事的人可以點這裡

DEAN閱

你是經營部落格的新手嗎?

我每周都會親手寫一封信與我的訂戶聊聊,而從中我將大家回饋最多的內容,重新編修,整理成一堂名為「DEAN 閱」的文字產品,如果你是想利用部落格經營個人品牌的新手,我相信這些實戰內容,會對你非常有幫助。

現在輸入deanlife,即可獲得 Dean 讀者專屬折扣。

在開始前,先聽聽我的故事吧

同樣的經歷,已經不是第一次

一直以來,我對於「網路霸凌」都有著一份陰影。

一切需要從我大學開始說起,我大學生活很單純,沒有太多的玩樂,每天就是到教室上課,下課到圖書館,有考試就讀書,沒考試就讀些課外書。

而在我開始經營網站之前,我唯一的樂趣,大概就是逛逛論壇,尤其是幾乎每個大學生都會使用的 Dcard,我常常在上面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

但因為個性較內向的關係,我不太會在上面主動發文分享,最多就是爬爬文,偶爾回回留言。

然而有一次,我在外面吃飯的時候,剛好遇到我很喜歡的網紅,並拍了合照。我還記得那天凌晨三點,因為我肚子痛睡不著,就爬起來滑手機,無聊之下就發了這張照片分享。

那篇文說真的就是廢文,原本想說分享一下遇到網紅的喜悅而已,誰知道隔天醒來時,這篇文已經上了熱門。我想這文會爆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的穿搭跟那位網紅很像吧 (留言都問是不是兄弟)。

原本很開心上了熱門,也算解鎖一項成就。不過好景不常,該貼文的下方開始出現負面的攻擊性言論,仔細一看才發現有一群同校的人,接二連三帶起風向。

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他們卻自稱是我的同學,然後就開始造謠一些我完全沒做過的事情,有些言論誇張到我都覺得他們也太有創意,抹黑可以抹成這樣。

我原本以為 Dcard 上的卡友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但我發現我錯了,風向整個被帶著走,原本只有本校的在抹黑,到後來連別校的都開始跟風罵我,甚至出現一些人身攻擊的言論。

雖然還是有一些人是有思考能力的,但他們留言幫我加油後,也被大量的酸民砲轟。就這樣,從原本單純分享喜悅,到後來莫名受到謾罵攻擊。

這是我第一次被網路霸凌,你可以想像有一天突然有上百上千人同時都在罵你,那些被栽贓的罪名,被強加在身上,是多麼痛苦、多麼無助,這也讓我一連失眠了好幾天。

在那次事件過後,我刪掉 Dcard 好一陣子,說是逃避也好,我只知道我沒辦法在接受更多負面能量。

經營部落格,也許能少受點傷

從大三開始,我加入了一堂課程 (這邊就不明說是哪堂了,老讀者們應該都知道),開始經營起自己的部落格。

大家要知道,經營部落格的前期非常煎熬,發的文章幾乎沒人看。所以大部分人都會同時經營其他管道,像是:粉專、Instagram、Youtube,為了增加自己的曝光。

其實我也有想過,是不是經營其他的管道,比較快能曝光,也更能幫助部落格的成長。但遲遲讓我無法下定決心的,就是對於「酸民」的恐懼。

粉專、Instagram、Youtube,這類型能夠與粉絲即時互動的管道,對我來說都是畏懼,我害怕 Dcard 事件又會再次上演在我身上。

部落格相對來說粉絲互動性不會那麼高,再加上我原本就很喜歡撰寫文字,所以部落格這個管道對我來說,是還可以接受的,也因此我「只有」經營部落格 (社團算是跟別人一起經營的)。

即便經營其他管道能幫助增加曝光,但我還是選擇默默撰寫文章,默默做 SEO,慢慢等待文章浮上檯面的那天。至少這樣,能降低我再次遇到酸民的機率。

的確,那時候的我,真的非常畏懼酸民,能夠低調就盡量低調,甚至鮮少會把自己的文章主動分享到社群;在社群上的互動也都盡量不帶有立場,避免造成對立。

原以為自己能夠就這樣默默地經營自己的網路事業就好,沒想到一切像是安排好一樣,我就這樣一步步走向那滿是酸民的懸崖。

以為的機緣,卻是太傻太天真

講到這,稍微讓我提及一下時間軸。我開始經營部落格時是大學三年級下學期,當時我給自己的目標是在畢業前一定要靠網路建立起至少一個普通上班族的收入。

原因其實很簡單,就只是因為我不想要去公司上班而已,所以我那陣子非常專注在自己的網路事業上,文章幾乎可以說是日更

同時我也很熱於在社群上參與討論或回答問題,因為我覺得與別人交流是讓自己成長最快的方式 (當然,當時的我還是會盡量保持中立)。

其中,我花最多時間的,就是我前面提及那堂課的學員社團,也是因為有種「革命情感」吧,這堂課的大家都是從零開始,討論的內容都跟自己現在做的事很貼近。

常常有人丟出一個問題,如果是我不懂的,我就會去瘋狂搜索答案,直到自己「完全理解」後,再到社團中留言回覆。因為我認為現在他們有的問題,我未來也有機會遇到,那不如現在就先學習,同時也能幫助人。

那時候的我,還是個大學生,未曾真正理解過這社會,所以在各種處事上都很單純、很天真,不斷秉持的都只是「我喜歡幫助別人」這個原則。我從沒想過自己單純的付出,一直有人在觀察。

有一天,這堂課程的老師突然來找我,表示他有看見我積極在回答大家問題,問我有沒有興趣當他的助手,工作模式就是遠距離在家工作,做的工作跟我平常就在做的事差不多。

我很單純,當時腦中只有幾個想法:

  1. 遠端工作一直都是我嚮往的,我真的很不想去公司上班。
  2. 還沒畢業就有工作來找我,也許可以讓父母不要那麼擔心。
  3. 工作量沒有增加太多,就是做我平常在做的事情,感覺還可以。

所以,我思考片刻後就答應了。當時的我,除了打工,沒什麼真正工作的經驗,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項很大的挑戰。

開始被重視,心中恐懼卻越多

幸好一切都還行,工作內容不會太難,我覺得有點像是秘書 + 助教 + 客服,而大多都是有 SOP 的,稍微操作一個星期左右就能完全上手了。

其中「助教」這項工作,聽起來很厲害,但就跟我之前做的事情一樣,在社團中看見有學員有問題的,幫忙查詢解答並給予答案,只是多了一個「社團管理員」的頭銜。

當時我被設定成社團管理員時,我的心裡其實是忐忑的,因為這對我來說有點太過了。這個頭銜等於是賦予我一個很大的「責任」,也同時是一個「象徵」。

我一直知道,「象徵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眾矢之的。」我還記得那幾天晚上,腦中一直浮現的都是之前被網路霸凌的陰影,總覺得這樣的位置並不符合我想要低調的個性。

當下我很掙扎,但心中又想著:「出了社會,不會事事都能隨自己心的,而這有可能是上天要給我『面對恐懼』的挑戰。」於是,我給予自己一段時間,要自己去適應這一切。

我花了些時間適應這個頭銜,但接著而來的卻是這堂課程老師的奮力一推,藉由那些我對於社團的貢獻,將我推向了更高的位置。

我心中很抗拒,但又想著他也是一心為我好,又不忍直白地跟他說。(他也許也有感受到我的低調與保守,才會想要推我一把吧)

其實我有點慌了,我不知道這樣對我來說到底是好還是壞,我只能一直說服自己,這一切都是考驗,熬過去就是自己的了。

我後來選擇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即便有人要推我,我也是保持著一向低調的個性,也會表態強調自己沒有那麼厲害,只是做好該做的事罷了。

酸民的砲火,無情延燒與波及

前期這堂課程的評價其實不錯,所以那段時間我心中雖然還是有恐懼,但也漸漸比較不會去主動思考到這塊,就是做好每天該做的事,幫助別人還是讓我很快樂的。

不過於事實來說,到後期的確出現了蠻多對於這堂課程的負面風聲,至於後來這堂課程的風評為什麼走下坡,我想我就不多加揣測與推論。

而對於一堂課程有負面評價我給予的是尊重,畢竟如果是理性判斷後覺得不滿意,這也是個人意志,我不會認為他們是酸民。但我認為,如果連帶到課程以外的事情,甚至人身攻擊,就已經太超過了。

一直以來我的恐懼並非空想,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網路上開始出現了非常多的酸民與黑特,對於這堂課程進行批判與抹黑,而身為管理員的我,想當然也就變成了被開槍的黑影。

他們開始對我進行謾罵,很多非事實的事情都開始被扭曲,說我只是這堂課程老師的走狗、搖錢樹,說我只會靠推課程來賺大錢。但事實上,我一直經營到現在快兩年,一個月收入加總也就是一個上班族的收入而已 (偶爾如果案子比較多,會稍微高一些)。

我的網站的確整理了許多學習成長的資源,但我對於它們的評價也都寫得很清楚,我寫文章的原則就是不隱瞞,是好是壞我都全寫出來。且大部分我網站上的資源,就算大家使用了,我也得不到半毛錢,我只是熱愛分享對大家有幫助的資訊而已,能不能賺錢真的是其次。

我在當下接收到這些事情時,其實是非常理性的。但我沒有意料到的是,我的心理素質並沒有自己想像得那麼強,一切還是漸漸轉向崩潰。

從夜夜無眠,到思考是否放棄

我以為我有經歷過之前被網路霸凌的經驗,對於這次酸民的攻擊能比較坦然。但我錯了,酸民帶給我的壓力,還是帶我走向自己最負向的一面。

高敏感內向者總是想很多,有時候會把自己困在情緒中出不來。而對於當時的自己,我已經沒有太多的印象,唯一記得的,是每晚的憂鬱,那個月,沒有一個晚上是睡得著的。

當我閉上眼,腦中浮現的都是那些被謾罵的文字,我不斷問自己:「我真的有那麼差嗎?」「我經營的這一年,是不是都沒意義?」「我的事業是不是從此就毀了?」… 太多太多了。

回想起自己這一路走來,做的每個決定,懊悔著;看著自己的網站,好幾度閃過:「我是不是該放棄了,乖乖去找份工作就好」;每個想法都把我帶進更深的情緒漩渦之中,我出不來。

現在寫的文字也許無法形容出當下那絕望、無助的感受,但我只記得這一切真的傷我很深,甚至比之前的 Dcard 事件更痛,因為這些都是我一手建造出來的,卻被全盤否定。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很誇張,別人罵個幾句就傷成這樣。其實不只你,現在連我自己回頭看,我也覺得是不是太過誇張了。但這就像你要一個憂鬱症的人不要憂鬱一樣,天方夜譚。

為粉絲夥伴,我選擇重新站起

在事件發生後,我收到了很多寄信來關心的讀者,但當下我都沒有回覆,因為我不想把我的負面情緒帶給他們,我希望我帶給他們的,是正向積極的我。(後來都有一一回覆感謝關心)

而更多的,是一起經營網站的夥伴們,他們的慰問與關心。這些夥伴,大多也都是這堂課程出來的,我們共同經歷過網站初期最難熬的那段日子,彼此有了「革命」的情感。

  • 有些夥伴,替我打抱不平,把那些酸民罵得體無完膚。
  • 有些夥伴,完全不提這事,只嚷嚷著要不要出來吃飯。
  • 有些夥伴,要我好好休息,等到心情平復再重新站起。
  • 有些夥伴,不斷幫我補血,幫我轉念持續補充正能量。

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自己並不是孤獨的,還是有很多願意關心我的夥伴,哪怕只是一句簡單的慰問,帶給我的都是滿滿的感動。

後來,我花了一個多月,才漸漸將自己的心情平復。

雖然中途有好幾度想要放棄,但想著還有讀者在等待我的新文章,還有夥伴在等著我要繼續一起闖蕩未來,我就告訴自己:「這條路,我必須要繼續走下去。」

有些事情,放棄可以好受些,但不放棄,會讓你成長許多。短短兩年內,感受到了兩次網路世界的無情,也漸漸建立起自己更強的心理素質。

不知道未來的路上,何時會再遇到酸民,也不敢保證再次面對他們時能完全釋然,但有信心會比前幾次都還要更坦然。

我的故事就到這邊,接下來段落的內容,是我在心情平復後,針對酸民進行的研究分析。
希望可以讓以後遇到酸民的人,能夠以更理性的心態面對他們,同時減少對自身的傷害。

網路匿名,造就了酸民的猖狂

酸民最早從何而來?

「酸民」最早來自於台灣最大論壇 PTT,而因為使用 PTT 的用戶被稱為「鄉民」,所以那些「愛酸人的鄉民」就被稱作「酸民」。

最早的酸民出現在 PTT 八卦版,不過當時酸民的酸度 (俗稱 PH 值) 拿捏得很精準,酸歸酸,但還是帶點中肯與理性。

後來這個鄉民用語,就被廣泛運用到各式不同的論壇與社群平台上,像是:Dcard、Mobile01、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基本上只要是言論自由的地方,酸民無所不在。

而整體的酸度也漸漸變調,到後來的言論都已經缺乏理性,都單純為了酸而酸,做出人身攻擊的很多,找到把柄就要酸一下。

為什麼酸民那麼多?

至於為什麼這年頭酸民會那麼多?以下列舉幾點個人的分析:

1. 匿名的網路,可以隱藏自己

「匿名」剛開始是為了保護每個人的隱私,但到後來卻變成了為所欲為的利器。

在茫茫網路中,匿名可以讓自己隱藏在螢幕後,不會有人知道你是誰,就算知道了,換個帳號、換個名稱,又會是新的一個人。

那些缺乏道德約束者,就能夠藉由這樣的方式為所欲為,不用為說出口的言論負責,也不用為傷害別人負上任何責任

如果今天網路不再匿名了,我相信酸民的數量瞬間少掉一半,就像下面這張梗圖想表達的一樣。

遇到酸民怎麼辦?深度剖析他們脆弱的內心 1

2. 現實生活不滿足,需要發洩

會想在網路上嗆人、酸人,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找不到管道發洩,需要在網路上找到一個出口

也許今天在公司被老闆罵了,但為了保住工作,不敢直接當面嗆老闆。只能回到家,利用匿名的網路,大聲地發洩,把自己一切的負面情緒灌諸在網路上。

有一些在現實生活中辦不到的事,在網路上就可以為所欲為,看到別人被攻擊到很難過,自己就會感到更快樂,正所謂「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

3. 對社會不認可,卻無力改變

酸民有一部份人,其實是對於這個社會的種種現象感到非常厭惡,看到什麼都不爽。

這樣的一群人,他們非常厭世,但又不想要去改變,又或者認為自己無法改變,所以才需要藉由網路滿足自己的內心

他們對於社會做出批判,將自己包裝成很高尚、很清流,在網路上獲得很多關注,但在現實社會中卻什麼也不是。

4. 資訊的發達,造就不同觀點

因為網路的發達,也讓資訊流通更加廣泛,每個人接收到的資訊都不同,就造成了大家對於同樣的事情有著不同的觀點。

不同的觀點立場,就容易造成對立,在價值觀的碰撞下,就會發生爭執,而爭執往往會帶有不理性的言論,只為了要得到別人的認同。

不過,在對立觀點的部分,我覺得不太能算上「酸民」,最多只能說對方與自己價值觀不同。酸民更多的是沒有經過查證、單純想要損人的言論,通常不具有建設性。

酸民的行為是在自我防衛嗎?

焦慮

潛意識中的抗壓系統

根據佛洛伊德 (Freud) 的心理動力論中,提出了人類「意識」與「潛意識」的相互關係,造就了三種「我」:

  • 本我 (id):完全的潛意識,不受意識所影響。
  • 自我 (ego):被現實規範所壓抑的原始衝動潛意識。
  • 超我 (superego)完全受現實規範,自我理想與良心的代表。

而在佛洛伊德的《防禦性神經精神病》(The Neuro-Psychoses of Defence) 中,有提出一個概念:

「當人們遇到無法解決的事情時,要來克制自己內心的挫折、不安與衝動,避免緊張、焦慮、痛苦、尷尬、罪惡 … 等等,需要在精神上達到一種妥協。」

講白了,就是「自我」對於「本我」的壓抑。

而這些讓自己免於受到無法接受的事實,在潛意識中會自動做出調適的行為 (自己並不會意識到),就是所謂的「心理防衛機轉 (defense mechanism)」。

酸民的心理防衛機制

佛洛伊德總共提出了 28 種心理防衛機制。而後來,不同的學派也將其依照不同的方式做分類。

像下方這是以「心理成熟度」做分類:

  • 原始心理防衛機制:幼兒時期最常使用的防禦機制,因為還沒有「自我界線」的認知,所以常常會用否定、歪曲 (事實) 等方式來做防衛。
  • 進階心理防衛機制:開始有「自我認知」,會做出比較進階的防禦機制,但並非成熟,如:潛抑、合理化、理智化、抵銷等。
  • 成熟心理防衛機制:在「自我心理」發展成熟後,可以做出一些同時滿足自己,又符合社會期待的防衛機制,像是:昇華、補償、幽默等。

也有部分的人會用「行為性質」來作為區分標準:

  • 逃避型防衛機制:逃避現實拒絕承認,如:壓抑/潛抑、否定、退化。
  • 自欺型防衛機制:在行為上自我欺騙,如:歪曲、反向、分裂、抵銷。
  • 攻擊型防衛機制:傷害他人或是自己,如:轉移、投射、攝入。
  • 代替型防衛機制:轉移至其他媒介上,如:幻想、補償。
  • 建設型防衛機制:最具建設性的方式,如:認同、昇華。

而我們所熟知的酸民,大部分採取的防衛機制都是「逃避、自欺、攻擊」,像常見的有以下幾種:

  • 否定:對於接收到的不愉快情緒,拒絕接受,選擇認為沒發生或不可能發生。EX:酸民被說自己是酸民時,絕對不會承認。
  • 歪曲:對事實性的認知加以曲解,為了保護自尊心,讓自己能夠接受。EX:因為自身原因被取消會員資格,卻認為是對方亂踢人。
  • 轉移:把在一危險的情境下所產生的衝突感,到另外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釋放出來。EX:今天被老闆罵了,到論壇中留言罵人抒發。
  • 投射:把自身不良的情緒與行為,怪罪在別人身上,推卸掉自己的責任。EX:自己買到瑕疵品,卻怪罪網紅亂業配。

當然,以上列舉都是幾個比較常見的防衛機制,現實中還有非常多種類,畢竟酸民是無極限的。

補充

上方有些關於行為的名詞,大家可能不太了解,但因為種類有太多,這邊就不分別做解釋。
如果想更了解的人,可以進一步參考《心理防衛機轉》。

酸民可能擁有反社會人格嗎?

反社會人格

什麼是反社會人格障礙?

反社會人格障礙可以拆分為「反社會行為」與「人格障礙」。

先從「人格障礙」開始說起。人格障礙是指一個人在思想與行為上,長期處於異常狀態,因此可能造成個人及社會的負擔。

可以分為三大種:

  • A 型人格障礙:異常型的人格特質,如:孤僻型、妄想型、精神分裂型人格。
  • B 型人格障礙:情感型的人格特質,如:邊緣型、反社會、自戀型人格。
  • C 型人格障礙:焦慮型的人格特質,如:強迫型、依賴型、畏懼型人格。

而「反社會人格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ASPD)」就是 B 型人格障礙的其中一種。這樣的人通常會做出所謂的「反社會行為」,也就是為了自身利益,而違反一般道德規範的行為。

不過要注意的是,有反社會行為的人,不一定就有反社會人格。因為就算是一般人,在遇到一些狀態時,也是有可能做出反社會行為的。真正的反社會人格,需要經過醫療判斷後才能下定論。

隱藏在網路中的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

而「反社會人格」又可以被分為兩種:

  • 暴力型反社會人格:外顯的反社會行為,就是那些大家熟知的「心理變態」,像是:連續殺人犯、恐怖攻擊主謀、進行大屠殺者。
  • 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這類型就比較不容易觀察出,因為他們不管在外表還是行為上看起來都很正常,但卻長期做出壓抑他人的行為。

可以看看以下這段影片,很貼切反映出「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如何隱藏在社會中,並帶這社會壓力:

大家總是注意那些暴力型的反社會人格,而遺忘了這些隱藏在現實中的非暴力型反社會人格,但真正對社會產生壓抑的,往往是這些人。

這些人的特質就是缺乏「羞恥心、同理心、悔恨心」,往往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並且會用各種理由合理化他們自己的行為。

而且他們善於「偽裝」,通過長期的社交學習,把自己裝成像是一般人的樣子,但卻總是在背後默默進行傷害以及壓抑他人的行為。

反社會人格

看到這邊,大家可以去思考看看,你們所遇到的酸民,是否具有這樣子的特質呢?

總以自我為中心,隱藏在網路之中,藉由對於一些事情做出評論,看似在陳述一件事實,但言語中總是暗藏傷害。

再加上網路的匿名性,讓這樣的人甚至連偽裝都不用,可以盡情做出那些傷害他人的行為,藉此得到心靈上的滿足。

也許不行斷定酸民一定擁有反社會人格障礙,但根據「精神疾病與診斷手冊」,如果以下條件符合其中三項,就很有可能是反社會人格障礙。

  • 有傷害他人之想法與行為
  • 缺乏內疚、羞恥、悔恨心
  • 不在意自身與他人安為
  • 不遵守法律與社會規範
  • 常常會說謊、詐騙
  • 做事衝動沒有規劃
  • 對事情缺乏責任感

以上都只是簡易的評斷方式,讓你了解對方「有可能」有這樣的障礙,在自己遇到時能更保護自己。

但關於確切是否有反社會人格障礙,還是要經過專業的醫學判斷才能做定論,大家也不要隨意指認某人就是有這樣的障礙。

至於,在匿名的網路世界中,該如何判斷一個人是不是「酸民」,下一段會告訴你。

幾個特徵,透漏他的酸民性格

我長期觀察下來,發現酸民都有一些特質,以下也會根據我實際遇到的酸民,分享他們所做出的行為,幫助大家更容易在茫茫網路中,分辨哪些是酸民,就別跟他們一般見識。

酸民

#1 酸民只會躲在暗地中

如果仔細觀察酸民,會發現他們大多都是在匿名的平台上講話很大聲,但如果是有個人真實資訊的平台,或是在現實生活中,就不太敢說話。

而在一些記名平台看到的酸民們,大多用的也不是自己的真名,就連照片也有可能是造假,更多的是頭貼根本不敢放自己的照片。

真實經歷分享

我第一次受到酸民攻擊是在 Dcard 上,它是一個匿名的論壇,所以酸民的言論真的無極限。

而第二次被攻擊主要是在 Facebook 上,但會發現攻擊我的人,他的帳號都不是個人帳號,名稱使用英文,頭貼也放非人像照,個人動態除了酸言酸語完全沒有其他內容,很明顯就是創來酸人的假帳號。

另外,他所有酸人的動態也都不開放讓人留言,還會用很多不同帳號來附和或按讚,造成一種好像很多人支持他的幻覺。

#2 酸民通常缺乏責任感

酸民很喜歡沒任何原因就去別人的文章或影片下留下酸言酸語,更高端的還會試著帶風向,讓大家一面倒,去謾罵、攻擊這位創作者。

通常他們留了幾句話後就會直接消失,然後在背地裡默默看好戲,完全沒有責任感,覺得一切都跟自己沒關係。

真實經歷分享

我在第一次的 Dcard 事件中,就是大家被帶風向,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到最後一面倒的謾罵。

而中途汙衊、造謠、帶風向的那群人,後來直接消失,剩下的就是一群我根本不認識的人在罵。

#3 酸民大多自我為中心

通常酸民都是自我為中心,覺得自己是對的,是最厲害的,別人的言論都聽不下去,反倒要大家都聽他的。

常常把自己塑造得非常清流,瘋狂攻擊那些跟他立場不同的人。但你要他拿出自己很厲害的證據,他又會找很多理由,最終不是不拿出來,就是拿出一些沒有公信力的證明。

真實經歷分享

第二次攻擊我的酸民,總是稱自己是「大神」,表示自己的績效很好,只有跟他能力相當的人才有資格說話。

但事實上又拿不出完整且清楚的數據證明,貼出來的照片畫質都很粗糙,上面也加上很多後製過的模糊文字,實在讓人難相信。

#4 酸民的論點都很狹隘

酸民最愛做的事,就是抓到對方的一個劣勢點,就會進行強烈攻擊。他們觀點通常很狹隘,不會全盤去進行思考,只利用一個破口進行謾罵。

他們可能會截一些對自己有利的證據 (也可能是造出來的),並且到處去造謠,讓一些不知道的人對他攻擊的對象產生反感,拉攏更多人去支持他。

真實經歷分享

我還記得第二次事件中,我被酸民攻擊的一個點是:因為我這個網站原本的網域名稱是 easytorich.com,他表示會選這種中翻為「輕易致富」的網域名稱,一定是詐騙。

雖然一直沒向外說明,不過會選這個網域名稱是為了貼合網站主題,表達一個品牌的核心理念:「想富有並不難,只要你願意去嘗試,它沒有想像中的難。」是鼓勵大家勇於踏出舒適圈,去努力嘗試改變現狀、完成夢想。

PS. 因為有讀者在問,所以說明一下:後來換成了目前這個網址,不是因為酸民的緣故,而是因為有開了其他的網站進行其他業務,所以在名稱上想做一下品牌整合,方便大家識別。

#5 酸民通常會自我矛盾

酸民發表的言論大多空洞不實,沒有太多的依據輔助,很常是為了酸而酸,製造騷動是他們最喜歡的事。

而他們本身幾乎沒有原則,看到哪個立場對自己有利就往那方向去。如果仔細比對他們的言論,會發現他們常常在自打嘴巴。

真實經歷分享

一樣是第二次的酸民,他常常會發表一些不實的言論,而這些言論在被別人踢爆後,他又會發一些打自己嘴巴的解釋。

另外,去仔細看他以前的言論,還會發現他大力稱讚過他現在正在酸的人或事情,完全自我矛盾。

#6 酸民的語言能力缺乏

細數那些酸民言論,會發現不外乎就是一些髒話或刺激人的字眼,通常講不出有什麼建設性的言論。

而在大家想要理性跟他對話時,甚至會用洗版戰術留下一些完全沒意義的批評語句,模糊焦點是他們最會做的事。

真實經歷分享

不管是第一次還是第二次遇到的酸民們,現在去看他們留下的字眼,會發現超多是為了酸而酸,就是要用盡各種方式讓你相信他是對的。

如果有人嘗試跟他們溝通,他們就會發表超多但又超沒建設性的批評言論,你回一句他回十句,基本上無法溝通,甚至會覺得他們很像幼稚園小孩。

#7 酸民通常不承認錯誤

酸民最厲害的點就是不管對方講得多有道理,他們總是能扭曲事實,覺得自己沒有任何錯誤,是其他人的問題。

到最後如果發現自己立場不穩,就會開大絕,開始模糊焦點,不就事論事,瘋狂發表一些人身攻擊的言論。

真實經歷分享

第二次遇到的酸民很有趣,他剛開始為了證明自己是「大神」,於是貼出了表面感覺很厲害的績效,但其實細看的話會發現疑點很多。

而如果有人仔細看過後提出質疑,他又開始說大家境界不及他,所以無法懂他這績效有多厲害,並繼續強調自己就是最強的那個。

創作者遇到酸民可以做些什麼

大多數人遇到有人在批評自己時,心裡都不會好受。這很正常,因為人類在遭受到與自己認知不同的信息時,會產生「知覺」上的失調。

尤其對於創作者來說,被眾人關注,也就等於會受到來自不同方的評斷。若對方是理性評斷,並附上有建設性的建議,代表他對你是有期待的。

但遇到酸民怎麼辦?面對酸民不理性的評論,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以下提供給你參考。

遇到酸民怎麼辦

#1 先了解他是理性的觀眾,還是不理性的酸民

在這個言論自由的時代,每個人都能發表自己的看法,所以當身為創作者的我們遇到立場與自己不同的言論,先別馬上將對方冠上「酸民」的標籤。

很多人都會認為只要反對自己的就是酸民,但事實上有些人是理性的粉絲,他們的言論是富有建設性的,也就代表其實這些人並非單純反你,而是希望給你一些不一樣的觀點,讓你有更加進步的空間。

撇除這些人,那些只是為酸而酸,甚至做出人身攻擊,就真的是不理性的「酸民」。(可以用前一段列出的幾個點下去判斷)

#2 堅定自己的立場,不要因為別人而輕易改變

剛成為創作者的人,最容易在酸民攻擊時失去方向,因為通常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會選擇待在自己的同溫層,也就比較少會接受到批評的負面言論。

遇到酸民攻擊,不管他們說了什麼,要記得堅定自己的立場,每個人存在這世上都一定有他的自我價值,不要因為他們的言論,就將自己全盤否定。

很多檯面上很成功的創作者們,大多也都是在一堆批評中成長的。總之,一定要記得自己當初想成為一位創作者的初衷,不要讓人隨意動搖。

#3 不要想要跟他們爭論,因為你們立場不一樣

有人批評自己的時候,一定會很不好受,甚至如果有人抹黑造謠時,因為那不是事實,一定會很想要去爭論或是澄清什麼。

但我建議,身為創作者的我們,真的不要想去跟酸民爭論:

  • 第一、因為你絕對贏不了酸民的,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 第二、你跟他的立場不一樣,沒人知道他是誰,但大家都知道你是誰。

如果你想要對一些事情進行解釋或澄清,是可以的,但記得只說自己的事情,不要去牽扯到酸民,不然就等於上了他們的勾,他們又可以大作文章。

可以把酸民想像成「暴露狂」,在面對暴露狂時,如果你對他沒有表現任何情緒或反應,久了他也不會覺得有趣,自己就會離開的。

#4 平時就要去規劃,遇到公關危機的處理流程

這點是大部分創作者不太會去注意到,卻十分重要的一點。不管是多麼厲害的創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不可能討好所有人,偶爾還是會遇到一些反對自己的聲音。

如果平時小規模的評論還好,但如果你今天不小心做了一件普遍不被大眾接受的事情,反對的聲浪就大了,此時就會需要進行公關危機的處理,不然很容易對自己的名聲造成很大的影響,進而影響未來的發展。

平時除了要去吸收一些公關處理的相關知識,也需要多少了解一些法律,至少要能夠保護自己。而最好是平時就要有熟識的法律人脈,在遇到這些事情時,至少不會求助無門。

#5 面對一切都坦然些,建立更堅強健康的心態

被人批評的感覺不好,但在創作這條路上無可避免。而在未來,網路會越來越發達,酸民只會變多不會變少。

我們面對這一切都有坦然些,要多去訓練自己的心理素質,不要太玻璃心,學習擁有「被討厭的勇氣」,最好在未來看到酸民時能夠一笑置之。

觀眾粉絲遇到酸民可以怎麼做

當觀眾或粉絲看到自己喜愛的創作者遇到酸民怎麼辦?此時,如果能發揮最大的支持,對於創作者來說會是很大的鼓勵。

以下,我簡單歸納了幾個身為觀眾或粉絲的你,在遇到酸民時可以採取的行動。

粉絲支持

#1 別去跟不理性的酸民硬碰硬

很多粉絲會想要為自己支持的創作者護航,這樣的初心是好的,不過很有可能會造成創作者們受到二次傷害。

因為酸民這種生物就是越去理他他越嗨,一個有理的人去找一個沒有理的人辯論,是不會贏的,而且還會導致他們做出更多傷害該創作者的事情。

所以面到這些酸民的留言,大家就看過去就好,讓他們的言論埋沒在其他資訊中。

#2 默默支持你愛的創作者就好

如果你想支持一位創作者,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的作品多看幾次,甚至能夠分享他的作品給更多人知道,這對我們來說是最棒的支持方式。

或是如果你有多餘的資金,也可以用來支持你喜歡的創作者,像 Youtube 就有會員機制,可以付月費加入會員支持他們。

而有些部落格的站主,也會開放「斗內」的功能,支持的粉絲就可以用這管道給予實質性的回饋。(這是我的斗內連結,有人願意斗內給我嗎 XD)

#3 在特定時候給予創作者鼓勵

每個創作者都可能會在特定時候遇上低潮或是事業危機,如果粉絲們能在這些時候給予創作者回饋,哪怕只是一句加油,都特別暖心。

像我自己有時候在創作低潮時收到讀者的來信,信上寫說我的文章讓他更確立自己的目標,這樣的回饋對我來說就是很大的鼓勵,能夠讓我從低潮中重新站起。

創作者往往創作都是單向的,如果一直沒有得到反饋,是很容易會想要放棄的。多多留言互動,創造雙向的溝通,這對創作者來說會是最大的動力。

結論:酸民到底需不需要存在

講了那麼多,讓我來做個結論。

也許很多人會一直痛斥酸民,覺得他們是社會的亂源。而隨著網路發展,酸民文化也絕對不會消失,未來只會有更多酸民出現。

不過換個角度想,酸民真的不該存在嗎?我覺得這個答案是值得去討論的。也許酸民很討厭,令人詬病,但試想如果酸民不存在了,那些仇視的怨氣會到哪去?

大多的酸民因為人格發展歷程出現缺漏,而導致做出攻擊性的防衛機制。如果今天他沒辦法在虛擬的網路世界發洩情緒,也許就可能會在現實世界中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

我自己是認為,網路上的言論攻擊雖然也可能對創作者造成精神上的傷害,但搬移到現實中,那個傷害就已經不是單純只有精神層面,而是在生命安全上出現了很大的缺口。

當然,我們不要站在檢討受害者的立場,覺得這些是創作者們要自己去面對承受的。但面對這暫時無法改變的一切,我認為學習著面對會是每個創作者很重要的一個課題。

最後,給大家看個影片,應該能總結我這篇文想表達的意涵 (從 7:07 秒開始):

後記:這次事件後自己的警惕

其實經過這幾次的酸民事件後,我有學習到了一些事情,想記錄下來,算是給未來的自己一些警惕。

  • 太多時候我很安靜,不會主動去對於事情做表態或立場說明,也就導致會讓人覺得好欺負。第一次聽到我的人,由於我個人的外部資訊缺乏,他們吸收到的資訊都來自於酸民,自然對我印象不會是好的,而我也很難有什麼強力的依據能夠輔佐我去做額外的說明。
  • 雖然不是在正統的實體公司工作,但在選擇老闆時,也是要去仔細了解他營運的內容與行事方式,進而對風險做出評估。如果是這種常有爭議,戰火常會延燒到自己身上的工作,那可能就要再去仔細思考了。
  • 思考事情時要多些面向,不要太單純,只思考表面。這個社會中,講求利益的人還是占多數,對方會重視你,大多是因為你有利可圖。表面說得再好聽,都不要輕易就相信,靜下來好好思考再做出決定。
  • 平時的待人處事不要太過苛薄,能順手幫助的就幫助,盡量保持好與每個人的關係,可以交善就別交惡,因為你不會知道這些人會不會是未來你身陷谷底時的一扇明燈。

暫時應該就是這些,如果未來哪天突然又頓悟了什麼,可能會再回來補上吧。

最後,我不奢求未來不會再出現酸民,但我希望再次遇到酸民時,能有更建全的心態去面對他們。

本文參考文獻與資料

部落格經營相關文章

【手機版 表格資訊在下方】

加入創作者社團 部落格DNA
遇到酸民怎麼辦?深度剖析他們脆弱的內心 2

2 thoughts on “遇到酸民怎麼辦?深度剖析他們脆弱的內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內容已被保護!
回到頂端